韶华轻负(3)

禁网中。暗搓搓地来一发:p
实话说,困扰极了。很后悔在设定上没给自己留丝毫后路。这一段写得很……不顺。心和手都是。希望自己的进度能快些罢

正文

可担忧归担忧,生活还得继续。
没一会儿,里德尔就伸手去推那扇暗沉沉的木门。不知是由于错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里德尔似乎在木枢的摩擦声中听到了一声浅浅的叹息。出于本能的,他握紧了冷硬的门把手,低声质询。
“谁在那儿?”
而回复他的却只有冰凉的空气。于是他摇摇头轻叹一声踏进了并不宽敞的小室。
同走廊一样,这间屋子同样是暗沉沉的,未被燃起的壁炉里积着一层薄薄的灰,因而几颗摇曳的烛火便是整个屋子的全部光源了。这令里德尔觉得尤为可惜,如若可以燃起壁炉,他就可以将他身上的...

2017-07-06

一个练习。ooc。不打tag。以后修了之后也许会打吧……


    “一杯威士忌,不加冰。”木枢转动发出的沉闷响声惊扰了斜倚在吧台内侧的威廉,他抬了抬眼皮看向携了一身雨来的男人。那人的肤色苍白中泛着几分青灰,肉眼可见之处没有一丝毛发,颀长的身形被浸湿的袍子牢牢裹住。

    “请稍等。”威廉嫌恶地把目光收回,末了还补上一句,“我想我有这个荣幸知道——您是否有足够的现金来付账。”

    男人扬了扬手里沉甸甸的钱袋,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以便能够看清窗外污浊...

2017-06-21

仿若身体被掏空。好气啊。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。但愿下次好些

2017-06-03

韶华轻负(2)

有些私设。还贼儿几把的瞎扯着给自己找了理由。注意避雷

真。越写越少

正文

“您……”里德尔感觉有什么哽在喉间令他不能发声,他做梦也没能想到,自己将来会令那么多人匍匐在他脚下。

“什么?”伏地魔看着欲言又止的里德尔,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心头。他不明白里德尔在迟疑什么。

里德尔踌躇了半天才再次对上伏地魔的眸子,“您很强大。”里德尔用旁人惯用的说辞对伏地魔做了诠释。而听到这话的伏地魔却显得有些不快,他从不记得自己是个如此肤浅的人。

“省去那些有的没的吧,里德尔。”伏地魔的视线越过里德尔看向窗外,“我说过,我可以对你稍微宽容些。”

在这之后,他又道:“这之后我有些事要处理。你可以四处走走*...

2017-06-03

韶华轻负(1)

cp伏汤。


惯用的时空旅行梗。故事发生在最后一战之前(我想也许会出现一些bug因而这里我不对年份做详细描述)。伏地魔x16岁汤姆。也许会崩。到时候还请不要大意地直接指出,我会接受并作出修改。


人物属于罗琳女士。


正文。


彼时里德尔正被贝拉扯了领子拽去大厅。他并未做出太多的反抗,只是示意贝拉放开他,他不会逃跑——他明白失了魔杖的他基本上不可能战胜这个看起来有些疯癫的女性。贝拉自是不肯,因而里德尔不得不躬下身子以一种极度不雅的姿态前行*。


“Lord,我在您的后院发现了他。他没有被邀请。”贝拉的态度极尽虔诚,字里行间也透露出几分骄傲。这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小子,怎么压得过...

2017-06-03

新年快乐。外面比去年要热闹…大概是春晚不遂人愿的原因吧?希望新的一年里自己也有些进步吧…

2017-01-28
1 / 2

© 秦沢 | Powered by LOFTER